相安君

你的眼里有片海,闪着星光泛着潮

不知所措的少年

我想你的笑容应该是深渊色的

不然

怎会令我如此沉迷

1.

我请了两星期的假。

可能是最近成绩下降的实在厉害,让班主任觉得我实在
需要放松,所以,即使是在无比紧张的高三,即使我什么都不肯说连个理由都不肯给,我那心慈手软的老班还是批了假条。

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儿,我只是……有点不开心而已。

我回班收拾了书包,大家在上体育课,所以并没有人发现我的离去。我把假条留在纪委桌上,背着书包离开了学校。

我没有坐公交车。事实上,在这炎热的下午三点钟,街上连人都少见,我在校门口买了瓶可乐,凉的,太阳光下冒着白汽。

平时二十分钟能走完的路程,我磨磨蹭蹭走了快一个小时,好不容易到了小区门口,路过一个垃圾桶,我顺手把没开封的可乐扔掉。

本来就只是为了汲取那一点凉气才买的,凉气散了,它也就没利用的价值了。

我在门口揉揉脸,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僵硬,深吸一口气,我按响门铃。

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然后门被打开。

“superise!”我夸张的大叫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妈妈很惊讶的问。

“你不是要出差嘛,半个月呢!我舍不得你啊~”我抓着妈妈的手撒娇“请了一天的假回来陪你,我好吧~”

妈妈无奈的拍了拍我的头“怎么这么大了还撒娇”又好像更无奈于现状,只好妥协说“好吧好吧,那就陪着我吧,想吃什么晚饭,我过会儿去买食材。”

我兴奋的搂住妈妈“阿盐做什么都好吃。”

妈妈斜我一眼“一说吃什么就嘴甜,吃牛肉面吧行不行?”

“嗯嗯”我不住的点头

阿盐早就换好衣服要出门,被我打了个岔,最后决定先去近处的超市买些吃的,晚上再和我一起去逛街。

目送阿盐出门,我脸上笑容有点挂不住,掏出手机,看见朴灿烈的短信。

“请假了?”
“怎么了?我听宋清说请了两个星期,是有什么事吗?”
“吴世勋你请假都不告诉我一声的吗?还是不是好基友了?”
“再不回我短信我放学去你家找你,说到做到。”

最后一条是四点零三分,刚刚。

我头疼地回他短信,生怕他真的来找我。

“请假了,阿盐要出差,我回来陪陪她,你别来找我了,我还要陪阿盐。”

避重就轻的回了短信,我仰躺在沙发上,看着头顶的日光灯,我突然有点犯困,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,脑子里也有点东西,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。

爸爸这次出差要两个月,刚好撞上妈妈的出差日期,我才有胆子,请了个长假,至于为什么要请假……

这一个月来,谁都没有看出我的变化,我伪装的很好,大抵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,我已经失眠了将近一个月,并不是睡不着,但睡着似乎比清醒更为痛苦,我开始害怕和人交往,甚至于有些畏光。

这一个月里,我只在朴灿烈面前流露出过不耐与抑郁的情绪,但他问起的时候,我却又只是笑着,回答他是最近考得不好压力有点大。

我知道这不是我能一个人背的包袱,可我却不能把重量分给别人,不能。

哪怕是我最喜欢的朴灿烈,也不可以。

不可以。


我想着想着,居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在醒来的时候,身上被搭了一个毛毯,阿盐正巧端了面过来,看见我白了一眼。

“多大人了,睡觉就不能回房去睡,睡沙发上着凉怎么办?我都要出差了你再生个病,你是回来陪我的还是拖累我的?”

我懵了一下,讪笑一声,站起来接过阿盐手里的面。我确实是饿了,拿起筷子就开始吃,狼吞虎咽,吃相极差。

“唉我就很好奇……”阿盐说。

我停了筷子等她表达疑惑。

“……怎么我和你爸,两个高等学府毕业的社会精英,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吃饭都没品没相的小混蛋,还是个生活能力八级残障?”

我翻了个白眼,继续吃面,她也不再说话,坐在一边看我吃。

“你不吃饭么?”我问她

“减肥”阿盐还是看着我“儿子,拜托你有空也关注一下你新时代的精致母亲,我可不像你似的天天吃那些高热量的零食。”

“是是是,您继续吃您的草,我吃我的肉好哦?”我夹了块肉塞嘴里,顺手拿出手机,看见朴灿烈回了我短信,只有一个字。

“好。”

我没话可说,隐隐感觉其实他是知道我是不想说,他这人看起来大大咧咧,其实比谁都细致。我顺手给手机关了机,快速吃完饭和阿盐出门购物去了。

压根没人会想到,我会在商场看见朴灿烈。

他也不像预谋已久的样子,在很认真的调选一些东西,抬头看见我,挑起唇角邪笑。

“陪你妈妈?”

我却在那个笑里有些恍惚,他那么冲着我笑,眼里好像盛了满满的星光,好像他就是银河,让我一瞬间没了话说,连羞耻也顾不上感受,心里只有一句话。

朴灿烈,不能和你一起共度余生,是我遇见过最令人遗憾的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中生渣文笔偷偷捂脸

很喜欢灿勋,这是第一篇文,暂定是HE吧

不能经常更文真的很抱歉,但会努力的

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喜欢_(_^_)_

  每个独自静坐的深夜,我总是觉得孤独,感觉快要死了一样,身边都是朋友,到处都有小红点,可没有多少人是真正找我的,渐渐也就不设群聊屏蔽了,因为好歹有几个小红点在告诉我,你还有人可以聊天,尽管只是自欺欺人,但我会感到安慰。

在我的字典里,爱这个字,释义为你。

莫言春深1

即使教育局宣传了一整个夏天的防溺水知识,却还是挡不了某些作妖的人在河边浪。

“一,二,三,扔!”

一声“扑通—”后,一个高个男生被一群男生扔进了水里。

仍是夏末,天气不算凉爽,可这山间小河水但是像快结冰了似的凉,柯盎一个激灵,扑腾几下从水里露出头来。

“盎哥!你加油爬,这河边泥可滑着呢!”人群中一个男生笑着说。

“我去你的陆然!快把你爷爷我捞上去!”男生笑
骂。

“盎哥,知道你水性好,这河你熟,一米来深还没你高呢,你站直就露头了怕个啥?”

“就是就是,你先泡一会儿,凉快凉快哈~”另一个男生接话,明显都是开得起玩笑的好哥们。

岸上几人一对眼神,嬉笑着离开了。

柯盎气盛,一拳砸在水面上,水花一下溅开,他低声咒骂了句,被水花迷了眼,便低头揉眼,两脚一松沉下了水。本来好好的聚餐,也不知道谁提起要玩真心话大冒险,他又偏偏听不得怂恿,反应过来被坑的时候已经晚了。

小河不深,他来过几次,不过这河道的横截面几乎快成了矩形,泥上覆着一层青苔似的絮状物只是看着就让他恶心的下不去手,花了好长时间才打探好岸情,一直像条鱼一样伏在水底,这时也不得不探出头来喘气。

知道只靠自己是爬不上岸了,刚要仰天大骂,却不料刚抬起头就和一个男生对上了眼。

男生很明显的瞪大了眼,看起来呆呆的,半晌才露出惊恐的表情,看得出是被吓着了,张着小嘴半天没反应过来,反倒是把略有惊讶的柯盎逗笑了。扑腾两下水花,柯盎笑着开口。

“你好?”

男生还是一副呆呆怯怯的样子“……你好”

柯盎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些。

“那个……我是不小心掉下来的,这岸边泥很滑,你能救我上去么?”

“……好的……”男生眨眨眼,却站着没动,柯盎这才发现男生竟有些无措地红了脸,对上他的目光,男生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解释“那个……我不会游泳……”

柯盎扶额,突然被逗笑,有点无奈的说“你不会去找个树枝什么的拉我上来啊笨蛋”语气里带着隐藏不住的少年狂气。

男生闻言更是通红了脸,也不计较他使唤的语气,笑里带点习惯性的讨好,回身找了根较粗壮的树枝,把易握的一端伸向柯盎,费劲地把人从河里拉上了岸。

方才在水里没有注意,上了岸才发现这男生长得挺清秀,长刘海遮挡下的 眼睛有点亮晶晶的,小脸还不一定有他的巴掌大,现下因为他的注视脸红扑扑的,看着还没十五呢。穿着一个廉价的白棉T,牛仔裤,帆布鞋,看起来一副初中生的样子,比自己要低上十几厘米,一直耸拉着脑袋,也不说话,问他怎么会一个人来这深山老林里乱逛,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柯盎才听明白。

这山并不高,勉强能算上半个旅游景点,半山腰有条盘山路,国家没划管,四边就是这树林,这小山区是S市和E市的交界处,男生可能是坐了黑车,车走一半给撂这半山腰跑了,这种事柯盎也有听说过,倒是首次见到当事人,还是个乖乖学生,血液里流动了小半辈子的正义感突然爆发,学法的大概都有股热血,柯盎当时就搂住男生的肩膀拍了拍说道“没事,哥哥送你回家”

男生被这突然亲昵的动作整的有点懵,半晌忙摆手说“不……不回家,我还要来上大学呢……”被柯盎的湿衣服弄得不舒服,他耸了耸肩,下意识缩紧脖子。

柯盎一愣,不可置信地问“你?今年几岁了?”

“十七了……十月份就十八了”

啧啧啧,柯盎咂嘴,他还以为这是个十五六岁小屁孩呢,结果和自己差不多年纪,柯盎为自己看走眼有点不忿,却也只点点头没说什么,身上衣服湿塌塌的黏着肉,柯盎心烦的想快点回去,放下搭在男生肩上的手,招呼男生和自己一起走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儿的?”印象里那条公路离这里还远着呢柯盎一边撩起衣服一边好奇地问

“……哦……以前看电视上说在森林里迷路了就沿着河走……”

“嗯”

这时才真正静了下来,发现没什么话题可聊,那孩子也内向的说话都小声,柯盎索性噤了声,拉着男生往林子里走,没两步突然回头,吓的男生差点撞到他怀里。

“你行李呢?不会还在那辆黑车上吧?啊?”

男生愣了一下,摇摇头“我没有带行李,就这一个包”他反手拍拍身上的背包,里面只有两身换洗衣服和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不会有行李的,男生低下头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风里悠悠长白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11.18

莫言春深 引

或许,这世界上就是有如此残忍的两极分化
有的人,生活在阳光下
受尽万千宠爱,得到岁月的无尽柔情
自出生起便被捧在手心
他们享受着完美的人生
这里的完美,指的是好命
家庭并不富裕,可也不至贫穷
偶遇挫折,也总能顺利度过,并从中得到应得的阅历
家庭和美,子孙乖顺
不至名留青史,却也值后世称赞几词
有的人,生活在阴暗里
人生无温情愉悦,满是无边无际的黑暗
他们不受重视,不被在意,不得铭记
习惯被人戳着脊梁骨生活
麻木了他人当面的冷言冷语
有时他们并未做错什么
却总是能换来他人自以为理所当然的指责
仿佛自出生起便是恶的化身
殊不知,他们所日渐显露出的恶里
尽是所谓“善人”平日“善语”的影子
可,又能怎么办呢?
世界就是有它的阴暗面
我们只能压着它,把它藏在风和日丽下
等待着它的突然爆发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风里悠悠长白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7.3

第一篇文决定叫《莫言春深》,阳光开朗律师攻x呆萌无辜双人格受,可能更很慢,毕竟是懒癌患者……😄😄😄

先打个招呼~

因为想写点东西,就注册了账号~也不知道中学生文笔会不会招人喜欢~行星饭一枚~偶尔也会写些同人文,不过暂时没有这个打算😀若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就再高兴不过了😉爱你们呦~😘